当前位置RFID世界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美国一女子车祸后将RFID芯片植入手臂,以改善生活


作者:本站收录 来源:大数据文摘 2020-01-07 09:56:28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摘要:近日,据外媒报道,一位女工程师将家门钥匙和LED灯植入到自己的皮肤内,她想要通过植入来改善自己的身体。

关键词:RFID芯片[528篇]  

科幻元年2020已经悄然到来了,我们或许离小说中的科幻场景更近了一些。

虽然在现实中,我们的科技还远没有到达大片儿的程度,但不免有一些人在向往着这种“超人类”的生活,想要通过植入一些装置来改造自己的身体,寻求更便捷的交互方式。

近日,据外媒报道,一位女工程师将家门钥匙和LED灯植入到自己的皮肤内,她想要通过植入来改善自己的身体。

现年31岁的Winter Mraz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曾经遭遇了严重的车祸,她的背部被外科医生用螺栓固定在一起,脚踝和膝盖都骨折了,用一个3D打印的植入物替换了她的膝盖。

Winter表示,“如果不是这个3D打印的‘膝盖’,我可能再也没办法走路了。”这次事故给了她勇气,之后Winter开始自愿尝试一些其他的植入,想进一步改变自己的生活。

她左手上的RFID(无线射频识别)芯片可以打开房门,这意味着她不需要带钥匙,还能腾出手来拿拐杖。

她右手的NFC(近场通讯)芯片有很多用途,比如可以轻松的让手机和平板电脑共享数据,还可以存储她的个人信息以及一些重要的医疗信息,以备不时之需。

她的一个指尖上植入了一块磁铁,可以让她感应电磁场,她说这对她的工作有所帮助。

她还在前臂植入了两个LED灯,当磁铁从上方通过时,它们就会发光,从内部照亮她的皮肤。

在前臂植入LED灯,是因为Winter喜欢发光的东西,同时她也表示,“我是主动想要植入这些,并不是被动的。”“我现在可以主动摆脱一些可能存在的隐患,而不是等到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之后再被动解决。比如,我不会忘记带钥匙,因为它们一直在我手上。”

Winter认为,可穿戴式技术,例如Apple Watch和Fitbit以及其他“腕上医生”健康监测器,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普及,她相信植入物是下一步的发展。“但植入物也并非不可避免,我认为它们正在变得更好、更持久、更酷,功能也更多。这将会成为人们的另一种选择。”

Winter也很诚实的说道,“我认为如果有能力谋生的话完全可以不改造自己的身体。然而残疾人是没有选择的,一些植入物就是为我们而准备的。”可见Winter面对生活十分乐观,虽然不幸的遭遇了车祸,不得不替换掉膝盖,但是她依然能够勇于面对,甚至开始主动的改善自己的生活。

BBC报道称,越来越多的人自称是“超人类主义者 (transhumanists)”,Winter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相信自己是未来的先驱,在这个未来里,所有的人都与机器相连,使得他们更快或更聪明。

生物黑客:用技术给自己加上“超能力”

这位疯狂的女士并不是个例,有一群对科技非常乐观并勇于尝试的人,正在一起践行这样的“自我改造”。

据悉,在瑞典已经有超过4000人仅需使用自己的食指,就能解锁办公楼大门、登上火车、进入音乐会大厅,或者触摸对方的手机就能交换个人社交信息,这一切的实现,归功于植入他们手指中的一枚米粒大小的微型芯片。

他们将自己称为“生物黑客”。简单地说,就是用药物或者科学装置改造自己的身体,借此来突破肉身限制的人。

仅仅是美国,活跃的生物黑客就数以万计,其中不乏科研学者和社会名流等。

这其中,对自己最狠的一位“生物黑客”名叫Patrick Paumen。这位来自荷兰的顶级生物黑客,竟然在身体里植入了14枚芯片——9个RFID植入式标签和5个钕磁铁植入物。

但也正是拜这些芯片所赐,Paumen 获得了常人所不具备的超能力。

比如手指能吸附起各种金属;

挥手就能刷门禁和解锁手机;

甚至可以用身体感应磁场、存储信息、检修电子设备等等。他还曾经因为参加技术活动来到北京,在地铁口上演了一出“空手刷地铁闸机”的绝活,令人啧啧称奇。

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群探索者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植入芯片来刷刷门禁。比如一位来自曼彻斯特的26岁的技术操作员Steven Ryall表示,他希望植入芯片以制造“智能手”。他说:“我们有智能电视、智能电话,一切都在智能化。那我为什么不能变得更‘智能’?”

Steven Ryall和为他植入芯片的医生

Steven认为,超人类主义是人类合理的下一步发展,他想对植入体内的芯片进行编程以适应自己的生理反应。

他的第一次植入是在莱斯特的一家私人诊所里进行的,微芯片通过注射器输送到手背。“我正在慢慢地把自己变成一台机器。我不介意成为一个生物学家,但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拥有部分机械的人,那比普普通通的我要棒得多。”

Steven表示,他植入的这个芯片本质上类似于非接触式的银行卡中的芯片。他说:“我可以用一个RFID或NFC读取器,并将其连接到我要编程的芯片上,然后让该芯片识别我手中的芯片并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

Steven是这类人类“自我升级”倡导者的代表,但他也能够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认为这是一件极端的事情。尽管他的朋友和家人认为这很“古怪”,但他相信,在未来五年内,他们也会开始这样做。

目前看来,一些小的改造只是有趣的噱头。然而,“超人类主义者”认为,科幻小说中的“身体增强”有一天可能会根除疾病和残疾。

马斯克的Neuralink:致力于链接人脑与计算机,使人与AI共生

利用新技术对人体的改造也在逐渐走入真实商业世界。比如“硅谷钢铁侠”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

2016年7月,Neuralink在加利福尼亚州成立,注册为一家“医学研究”公司。这家公司声称致力于创建可植入人脑的设备,最终目的是帮助人类跟上人工智能的进步,专注于通过技术增加来大脑发展的能力。

2019年7月,马斯克在一场发布会上,向公众披露了这家神秘公司的最新进展。马斯克称,在这低调的两年中,Neuralink正致力于研发一台类似“缝纫机”的机器,可以使用激光束用一系列小孔刺穿头骨,植入类似神经元的信号接发元件,并且像控制手机一样方便操作。

Musk对这一项目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即有朝一日神经融合技术可能会帮助人类摆脱一系列疾病,例如帮助截肢者恢复行动能力或帮助人们听、说、看。

植入后,可以通过耳后的一个小设备对接,并与手机相连。

当然,对于这一听起来非常酷炫的脑机项目,最令人关心的话题还是,安全吗?

在去年7月的发布会上,为Neuralink工作的脑部外科医生Matt Macdougall表述了目前最受关注的安全问题。他表示,安全性是目前Neuralink最关注的问题,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公司进行了很多努力。

马斯克表示,Neuralink的脑机接口植入技术计划实现三大目标:

在保证安全性和可持续性的情况下,逐步提高读取和写入的神经元数量;

在每个阶段,为有着急切医疗需求的病患生产设备;

让脑机接口手术如激光近视手术一样简单和自动化。

至此,我们对这家神秘的脑科学公司有了一些了解,也大概明白了马斯克的新愿景。

一部名叫《加速世界》的小说中呈现了一个未来世界,每个人都会佩戴一个神经连接装置,通过这个生物学装置,能将电脑屏幕显示的内容直接放映到我们的视网膜上。同样的这种神经装置 还能对我们脑内神经进行编程,现实世界的1s,在虚拟世界我们感知的却是1000s。

或许未来,这批“生物黑客”的自我改造也将不再局限于“隔空取物”,可以通过机器,让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和学习方式产生质的进展。或许到那个时候,科幻片的想象真的会成为现实,也真的会有越来越多的“超人类”出现。

1


上一篇:艾利丹尼森在印度推出边角料回收项目


相关新闻:


关键字搜索:


技术文章:RFID芯片[21篇]  

成功应用:RFID芯片[39篇]  

解决方案:RFID芯片[11篇]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