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RFID世界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数字时代的“思想钢印”:有一群人坚信自己被芯片控制,生活如傀儡


作者:本站收录 来源:36氪 2018-03-12 08:34:55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摘要: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些人活在了《1984》。成千上万的人都认为政府正在使用植入芯片和电子光束来控制他们的思想,他们不顾一切地想证明自己没有妄想症。《连线》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相关故事。

关键词:RFID芯片[411篇]  电子光束[0篇]  互联网[1890篇]  

数字时代的“思想钢印”:有一群人坚信自己被芯片控制,生活如傀儡

  一、

  每天早上醒来,莉莎(Liza)都会想起自己曾经被折磨过的经历。当她低头看自己的手时,能看到微微隆起的肿块,她认为自己身体内已经被植入微芯片了。她确信这些芯片会追踪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家人也已经被芯片设定好了,不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知道自己的思想已经被推到了人类忍耐的极限(在人死之前,你可以给其带来最大的痛苦)。她的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极端的目标个体(Targeted Individuals)——需要将大脑重新连接,以至于她连哭都不可能了。

  莉莎今年56岁,身材偏瘦,有着精灵般的耳朵和明亮的眼睛,是一位在落基山脉长大的艺术家。在认为自己被电子攻击、跟踪和监视开始之前,她在微软工作了10年,然后和她的合作伙伴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开发公司。她认为自己已经是受到了某种形式的技术攻击——她在科技行业工作了十多年,她知道它能干什么。

  在她寻求帮助的时候,一家医院让她在精神病房住了10天,教她如何冷静下来平复心情。但对于莉莎所说的造成这一情况的技术,医生并没有过问。从精神病房中出来后,她在网上找到了她的问题的答案。有一个“信息百科全书,”她说,有一个全新的词汇可以用来解释她所经历的事情:黑客跟踪、脑机接口、精神电子学(psychotronics)。“我真的很感激,”她说。“我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通向全新宇宙的大门。”

  莉莎要求在本篇报道中使用化名,她担心自己会遭到那些把自己当做目标的人或团体报复,她知道自己是成千上万自称为"目标个体"的人之一:人类实验的受害者,被远程电子武器跟踪和骚扰。如果有人能理解她的困境,他们可以一起采取行动,反击,或许还能找到一些安慰。

  二、

  去年10月下旬的一天,我用Uber喊了一辆车。当时天已经黑了,我们驱车前往波士顿郊外的森林,在一条崎岖的、封闭的道路上,基本上没有路灯,也看不到任何住宅。我们在一个山顶上停了下来,在远处有几座低矮的煤渣砖建筑。周围一片死寂。我的司机似乎很惊慌,“你到底要去哪里?”他问道。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解释。我去哪里是为了参加有史以来第一次团结与希望会议(Unity and Hope Conference),这是一个关于"目标个体"的周末聚会。他们在那里学习并组织起来,来提醒他们并不是孤单的。

  去年夏天,我在研究一篇关于射频识别(RFID)芯片的文章时,第一次听说了目标个体社区。射频识别芯片是指那些可以移植到皮肤下的米粒大小的设备,能用来打开笔记本电脑和门。多年来,人们一直在宠物身上植入微芯片作为“追踪”设备,即使这些芯片并不真正追踪位置——如果芯片录入到数据库中的话,这可以作为一种虚拟身份标签,确认丢失宠物的身份。很少有人能像黑客阿玛尔·格拉夫斯特拉(Amal Graafstra)那样对射频识别芯片了如指掌。在他的网站上,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封奇怪的信,这封信的标题是:“所以你认为自己已经被植入了(芯片),违背你的意愿”,发表时间是在2016年。

  “你好,”信开头写道。“你看到这封信,很可能是因为你有问题。”格拉夫斯特拉接着列出了一些常见的症状:你听到声音或者看到灯光——你相信自己已经被植入了一个芯片, 这是违背你的意愿的。 格拉夫斯特拉想要提供帮助。实际上,他是射频识别技术的主要支持者:自2005年以来,他每只手上都植入了芯片。

  对于格拉夫斯特拉来说,植入芯片是“不需要动脑筋的”,他喜欢试验它们的能力。(除此之外,他的植入物可以让他解锁自己的汽车,并操作一把只有他才能开火的智能枪。)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格拉夫斯特拉的观点。2005年3月,他植入芯片被公布后不久,就收到了一封仇恨邮件。从那以后,他收到了数百封奇怪的电子邮件,从死亡威胁到目标个体社区所担忧的各种问题。

  起初,当他第一次听到人们说,感觉自己的意志中被植入芯片的时候,格拉夫斯特拉会回信给他们。“我想,好吧,这个人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这是一个正常人,可能有错误的想法。我非常努力地想要参与进来。”他给那些人提供了一些方法来验证他们体内是否真的有植入物,比如找医生做X光检查。

  他指出了他们信念中的逻辑谬误,包括芯片植入在技术上不可能实现对个人进行追踪:GPS芯片与智能手机有着相同的能量需求和电池问题。研究人员正在试验植入物,可能会有助于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或将假肢与神经通路联系起来,即使是最先进的技术也不能让人听到声音或体验另一种不同的现实。但他的逻辑诉求很少有意义——因为人们已经下定决心。

  在“希望与团结”会议召开之前的几个星期,我通过电话与一些人进行了交谈,我也遇到了和格拉夫斯特拉一样满怀确定性和充满绝望的人。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在第一天晚上走到大楼前的时候,我很紧张——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向聚集在外面的几个人问好,然后在自助餐厅寻找会议组织者。自助餐厅是主要的会议区,里面温暖而欢快:音响系统里播放着古典摇滚,与会者大多在四十岁和五十岁,大部分是白人,在荧光灯下喝茶,吃着巧克力蛋糕。

  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友好和健谈的。一个女人对我的笔记本产生了怀疑,而另一个女人则深深的感谢我听她讲述了故事。在当晚的节目开始之前——观看一部名为《Monarch: The New Phoenix Program》的纪录片,我去了自己的房间。这个场地是一个自然教育中心,一个为孩子们准备的夏令营地点,但那天晚上,长长的走廊、橙色的地毯和过时的家具似乎有些怪异。我把行李放在空房间里,然后回到自助餐厅,那里的灯光很快就暗下来了。

  在一段模糊的档案录像中,一个单调的旁白解释了中央情报局项目的阴暗历史,比如最初的Phoenix,一项暗杀和酷刑行动,在越战期间杀死了多达4万名越共支持者。接下来,纪录片回顾了臭名昭著的“MK Ultra计划”——由中情局特工和心理学家在冷战期间实施。这段真实的历史听起来像恐怖电影:大量的迷幻剂,睡眠剥夺,强化电击疗法,所谓的儿童实验,心理折磨。

  MK Ultra和Phoenix项目听起来都像是阴谋论,但很多被指控的内容都被记录下来并得到了证实。然而,这部电影并没有停留在历史的场合中:它宣称秘密的政府计划从未结束。现在,他们仍然通过秘密的、强大的电子武器攻击美国公民,受害者就是"目标个体"。影片的叙事和令人不安的画面让我越来越紧张,在纪录片结束前我就离开了。回到房间后,我很晚才睡着。

  三、

  第二天上午,大约有50名与会者聚集在演讲厅。一开始是由神经生物学博士马修·亚伦(Matthew Aaron)发表演讲,他在为《自然》杂志撰写一篇关于生物发光鱼类的文章。

  目前,亚伦在华盛顿担任科学顾问,他在演讲一开始就声明:他的演讲面向的是普通大众,而不是他面前的特殊听众。他对出席会议的非目标个体人员表示感谢。“这表明人们有一定程度的意愿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亚伦说。“这是我们正在经历的一个非常孤独的犯罪。”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详细地描述了他自己的目标和潜在的技术证据:从隔壁邻居的低强度微波到军用电子光束。他的目标是从他的公寓开始的,最终变得非常糟糕,以至于他把干式墙的部分给拆掉了——他认为,这些地方的干式墙散发出“热的微波能量”。后来,在他逃离了加拿大的温哥华,在一次黑暗中检查了这些碎片。在他拆掉的地方周围,他发现了“荧光物质的光环”。

  接下来的两天里, 有很多人谈到了类似的目标个体定位技术和行动计划。一位女士展示了在她开始为中情局和MK Ultra输入当地财产契据时突然出现的链接。前海军军官大卫 ·沃伊茨(David Voigts)谈到了穿越美国,以提高人们对非自愿的人体实验的认识。

  在休息和吃饭的时候,这些重来没有见过面的人发现了共同的症状,并比较了他们的笔记和理论,从他们是谁的目标(政府机构,犯罪组织,大型科技公司,到他们自己生活的人),到如果寻找或保护自己免受技术的影响。他们到处收集信息,渴望学习更多。他们是工程师、科学家、艺术家、前政府官员和前军人,还有一些人,比如莉莎,开车行驶了2000多英里来参加。

  这并不是莉莎第一次到很远的地方去寻找针对“目标个体”的解决方案。2014年,她开车从中西部来到纽约,在车里睡了两个星期,同时还会见了一些她希望参与解决这个问题的非营利组织:宪法权利中心、社会责任心理学家和人权医生。她希望有人能帮助制止她所遭受的不公。“没人会听我的故事,”她说。“没有人会去碰它。”

  但是在这次会议上,她遇到的都是理解她的人,他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在演讲厅外面,在阳光和蓝天之下,如果我能暂时忘记我们在谈论精神控制,那感觉就像是在参加一个成人夏令营。在第三天结束的时候,人们聚集在一座小山上合影留念。他们大声疾呼:“我们是目标个体!”数到三,摄像机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拍一张像样的照片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当摄影师说:“更热情些!”一个女人半开玩笑地回答说:“不可能!我们就是这样!”

  四、

  对于外界来说,目标个体的信念是难以置信的、荒谬的,或者是精神疾病的证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科技和妄想症之间有着漫长而相互关联的历史。1810年,一个名叫詹姆斯·蒂利·马修斯(James Tilly Matthews)的男子被关在伦敦臭名昭著的贝德拉姆(Bedlam)精神病院里,他画了一个他称之为“空气织机”的机器,并给出了详细说明。他相信,有一群看不见的袭击者正在用毒气和磁性射线折磨他。随着电报和手机的出现,类似的理论也出现了。200多年后的今天,这个故事听起来非常熟悉。区别在哪里?如今,定向能武器的原型确实存在(尽管没有使用过,联合国在1998年禁止了激光致盲武器),而声波武器也已经存在了几十年。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大卫·拉波特(David LaPorte)的说法,技术是产生妄想症的完美的罪魁祸首:它是不断进化的,对许多人来说,有点超出了理解范畴。最早在谷歌搜索“目标个体”一词出现在2004年,当时格拉夫斯特拉得到了他的第一个射频芯片植入物,2013年,当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普通美国人的监视后,这个词的搜索数量激增。

  如今,科技正日益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今年全球将有约84亿个“联网设备”保持工作,其中大多数都容易受到黑客攻击和监视。今年早些时候,一家德国监管机构将一个将一个金发、会说话的洋娃娃称为“我的朋友卡伊拉(Cayla)”,称其为“非法的间谍机构”,并建议销毁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最近批准了第一种植物传感器药物,可以追踪病人是否服用药物。即使你不是一个多疑或偏执的人,这些老大哥式的发展也令人担忧。对于目标个体社区的人们来说,这些设备是他们最担心的。这项技术并不只是监视或跟踪他们们。它会攻击他们。

  找到与你有相同信仰的人会创造一种“完美风暴”,拉波特说,这是一种让信仰螺旋上升的方式。拉波特认为,如果没有互联网,“这将永远不会发生”——或者,至少规模不会像现在这样,也不会迅速传播,也不会变得如此根深蒂固。据《纽约时报》估计,有超过1万名自称为 目标个体的人,这也是让他们相遇的原因。在每周的时事通讯和面对面的支持小组中,他们发现了一群人,他们相互倾听,并且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一天早上,在会议上,我无意中听到一个目标个体告诉另一个人,她正计划“搞清楚”谁是她追踪她的人。“你什么意思?”另一个女人问。

  “我的意思是,我准备去搞清楚他们是谁,也许不是所有的,但是我能知道多少有多少,”她说。“你看见那个家伙昨晚在附近游荡了吗?你还记得拉斯维加斯发生了什么吗?如果他带着枪进来怎么办?”

  她说的是一个戴着一顶小帽的男人,和其他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自言自语,昨晚走来走去,举止怪异。事实证明,他是目标个体社区中的一员,当他不低声发出警告的时候,他表现得出奇的友好。但之前,一名持枪男子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场音乐会上射杀了58名陌生人,而这一想法肯定一直萦绕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我也感到不安。那天晚上,当我蜷缩在床上时,我想到了会议上所有的未上锁的门,以及暴力的不可预测性。

  在会议之后的几天里,我也很担心。我无意中听到了那个女人策划了一些严肃的事情,我是不是该为阻止她做点什么?根据拉波特的说法,在2016年,科罗拉多州的一名确认为是目标个体的男子开枪射杀了大量警察,这是一种罕见但令人不安的妄想症,这种偏执导致了暴力。但是,精神疾病与暴力之间的统计学联系远远低于大多数人的想象。“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目标个体会实施暴力行为,”拉波特告诉我,

  我太紧张了,不敢面对浴室里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她会作何反应。但在我离开会场之前,她找到我,递给我一个装满她全部故事的文件夹。当我读到这些的时候,我感到既悲伤又安心:在她的手写故事中,有许多求助的请求,,没有任何伤害的计划。

  有时,他们问我是否担心自己会成为目标个体。我告诉他们不,但我很担心——关于这个问题可能会发生什么以及他们可能会被驱使去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担心我会让他们失望——我无法用他们希望的方式来讲述他们的故事。

  莉莎和另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作为一个目标个体,最糟糕的是没有人相信你。让自己看起来很疯狂是目标的一部分。虽然目标个体仍在寻找黑色行动和隐蔽犯罪的证据,但他们的故事只是故事。不管你相不相信他们。大多数人不会相信他们。“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莉莎说。“直到失去之前,你不会真的明白,与他人的联系是多么的珍贵和重要,。”

  在我与目标个体们交流的几个月里,我目睹并经历了很少有人能看到或承认的事情,他们非常孤独,无论你多么努力地让人们理解,都会被人认为是疯狂的、妄想的。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会议结束后的几个月,我意外地收到一封来自另一个目标个体的邮件。她是一名艺术家,戴着一顶镶有铜的帽子,以阻挡无线电波。她很可爱,令人难忘。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我会在会上简单地安慰她一下。 她的电子邮件很简短:她主动提出要谈论她的经历,并附上她所说的目标和照片的证据。“你很好,”她写道,“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少见的。”

  当我读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哭了起来,想象着这样的一种生活——在这种生活中,哪怕是小小的善意都是很难找到的。

  莉莎告诉我她在成为“目标个体”之前的故事:她在阿拉斯加的孵化场工作了10个夏天,画水彩画,在她朋友的杂货店工作,开着一辆小本田车四处转,就像是“最接近飞行的东西”。她会出国旅行,去了以色列、土耳其和埃及。她花了数年的时间画画或雕塑,后来又爱上了微软:园区里到处都是树,到处都是学习的自由。她一直都很喜欢学习和探索新世界,但是,目标个体的世界是不同的。“这不是关于我们是谁的问题,而是技术,”她说。“它改变了我们的身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她曾经非常热爱科技,并去塑造它,在网站的后端摆弄数据。当成为一个“目标个体”后,她甚至考虑了这项技术的好处:比如,如果你脑袋里的芯片能教会你说一种新语言呢?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不是用来教育她的——而是用来伤害她的。它会持续下去,将永远改变她。

1


上一篇:全球石墨烯技术前沿发展态势分析


相关新闻:


关键字搜索:


技术文章:RFID芯片[19篇]  电子光束[0篇]  互联网[11篇]  

成功应用:RFID芯片[35篇]  电子光束[0篇]  互联网[5篇]  

解决方案:RFID芯片[11篇]  电子光束[0篇]  互联网[5篇]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