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RFID世界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为了再也不用带钱包,在拇指上植入了 NFC 芯片


作者:ARIEL BOGLE 来源:Mashable 2016-06-21 08:37:58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摘要:到十月份的时候,Meow-Ludo Meow Meow(喵喵·鲁多·喵喵·喵喵)希望可以不带钱包就能出门,而且是从此以后都不带。

关键词:NFC[4648篇]  支付[6536篇]  

  到十月份的时候,Meow-Ludo Meow Meow(喵喵·鲁多·喵喵·喵喵)希望可以不带钱包就能出门,而且是从此以后都不带。

  他把一块 NFC芯片植入进拇指的背面,不久之后他就能通过这块芯片进行免触支付,还可能用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喵喵(几年前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这个)是生物黑客运动的一员,这一群体热衷于把身体同科技相结合,换句话说,就是用科技改造自己的身体。实际上,NFC芯片只是他对实验和科学所作的贡献的一部分。作为澳大利亚悉尼 Biofoundry 实验室的创始人,他还作为科学党的代表参选即将到来的澳大利亚选举。

  在四月份的时候,这块看起来像是一个微型硬质的圆柱体芯片在悉尼一家穿刺工作室被植入 Meow 的身体。“不是很痛”,他对外媒 Mashable 说到,并且他的拇指在很短一段时间内就已经可以灵活转动了。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块猫、狗微型芯片,(植入的过程)非常快并且真的不太痛,”他说。

为了再也不用带钱包,在拇指上植入了 NFC 芯片

  把钥匙和钱包都扔在家里

  虽然目前这块芯片只能完成一些小的任务,但是喵喵有更大的计划。

  现在,如果他把拇指放到智能手机背部的 NFC 读卡器上,手机就能够检测到芯片所携带的名片。喵喵还能通过一个基础 App 来重新编程芯片。他在我们面前对芯片进行了编程,使其在谷歌地图上显示我们的位置。

  “其实它只是一块能够用来做些有趣的事的小内存卡,”他说。

  喵喵与技术专家 Nathan Waters(南森·沃特斯)和 Phill Ogden(菲尔·奥格登)在合作一个项目,希望通过拇指在商店的非接触式支付读卡器上轻轻一点即可完成交易。这可以看做是金融科技与生物黑客实验相结合的起点。

  Albert 是联邦银行的 EFTLKS(销售处资金电子过户)模块,是在零售商店使用非常广泛的一种非接触式支付系统。这个团队希望在十月份的时候能够使植入芯片与Albert系统协作。要实现这一目标,他们要为 Albert 设计一款新的 App。他们已经联系联邦银行征询他们的意见。

  他们也在实验其他的方式,比如把芯片和悉尼的电子公交卡 Opal 相结合。

  Waters(沃特斯)目前还没有为自己植入芯片,他对外媒 Mashable 说,完成支付所需的相关技术均已准备就绪,只是还需要多家公司的参与。“这项技术已经存在 10 到 12 年了,”他说。“现在就只差获得联邦银行和 Opal 的参与和支持,因为我们需要获得他们后端的认可。”

  只要一获得这些公司的许可,这个项目就能快速进展。“试想一下最终这将成为一个产业,人们可以预约植入,把芯片同 App 匹配之后,他们就可以把钱包扔掉了。”

  而喵喵的最终目标是把植入芯片与 PayPass 相连——万事达信用卡的非接触式支付系统。一旦实现与 PayPass 相连,喵喵就可以用他的拇指在大部分零售商店进行支付,因为 PayPass 是澳大利亚的商店广泛使用的支付系统。

  然而 PayPass 需要占据更多的内存——喵喵的 NFC 芯片目前的容量仅为 868 字节。因此他需要在另一只手指上植入一块更大容量的芯片。“我很可能会把这块大容量芯片植入到我另一只拇指上,但同时保留原来那片,”他说。

  植入芯片的潜能

  在喵喵第一次拿到芯片时,他完全不知道要拿来干什么。然而,他很快就意识到芯片的两个主要作用:身份验证和激活。

  “植入芯片能够在两大领域发挥其作用,一是身份验证——我拇指里的这个小内存卡能够唯一地识别我,二是激活其它东西,”他解释道。

  短时间内,这种芯片能够帮助用户去除日常生活所需的杂碎小物。“钥匙和钱包——这两样东西能够完全被你手里的芯片取代,”喵喵说。“只需把你的手放到方向盘上,就能启动你的车了。”

为了再也不用带钱包,在拇指上植入了 NFC 芯片

  红框处则为喵喵植入的芯片

  身体里有个唯一识别器的另一个好处是能够减少摩擦。“当我们走进超市时,我就能被标记,而我买的每一样东西都会通过NFC进行标记,我大可拿着东西离开超市,因为支付会自动进行,”他解释道。

  如果这些芯片变得更加智能,它们的潜力是无穷大的。例如,把你身体里的支付芯片同医疗传感器相连,会怎么样?

  “如果你当天的运动量不足,它会阻止你吃(垃圾)食品,”他说。“如果它有一个能够检测血糖或者心率的传感器,或者能够把它连到Fitbit(一款跑步机)上,Fitbit会提示你说‘你今天没有跑步,所以你不能买巧克力了。’”

  “入侵”身体

  喵喵目前没有时间去理会“入侵身体”反对者的疑虑和质询。在他看来,很多人的体内现在就已经有科技产品的存在——包括起搏器、埋植剂、宫内避孕器和血糖检测仪。

  “我非常乐于挑战人们对身体主权的概念,以及他们与科技互动的设想,”他解释道。

  Waters 同意植入芯片能被用来干坏事,特别是它们能够被追踪定位。“我现在想做的只是把钱包的功能提取出来,集中到一块小小的芯片上,”他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在身体里植入一个唯一识别器将会是隐私拥护者的噩梦,但是喵喵认为,匿名时代真的结束了。我们已经把我们很多生物数据提供给很多公司了——想想智能手机的指纹解锁和虹膜验证——植入芯片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对此加以阻碍。

  “手指一滑、指纹或者虹膜扫描都可以被用来识别或验证,但是现在有另一种更便捷的方法,”他说。“这个在你体内的科技所携带的信息能够实现相同的作用,而无需让电脑来读取你的信息。”

  或许你会好奇他是从哪得到实验灵感的,我可以告诉你这都益于流行文化。加上童年记忆中的旧式 Omega(欧米伽)系统,他觉得生物和信息技术之间的界限是最为模糊的,并且有一部影片给出了答案。

  “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成为一名基因工程师,”喵喵说。“我看了《侏罗纪公园》之后,我喜欢并且我想要做他们在做的事情。”

1


上一篇:Apple Pay会改变香港移动支付局面吗?

下一篇:酷派软件推出基于NFC的远程代付方法


相关新闻:


关键字搜索:


技术文章:NFC[108篇]  支付[89篇]  

成功应用:NFC[67篇]  支付[43篇]  

解决方案:NFC[28篇]  支付[17篇]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