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RFID世界网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智能卡行业整合


作者:语馨 收编 来源:中国智能卡网 2008-03-06 15:25:49

摘要:本文分析几家全球智能卡供应商的整合案例,从总体趋势来说,行业整合是在所难免的。

关键词:智能卡行业[1篇]  整合[4篇]  智能卡[579篇]  

Philippe D'Andrea遇到一个问题

    D'Andrea是德国智能卡供应商奥伽的一位架构师。后来奥伽被法国航空和电子供应商Safran收购。D'Andrea认为,将奥伽与Safran自己的萨基姆智能卡部门整合在一起正是这两家公司为抗衡行业巨头金普斯国际和雅斯拓所需要做的事情。

    然而就在Safran宣布这一收购消息后不到三个月,即2005年9月下旬期间,金普斯和雅斯拓的经理人就抛出了他们的爆炸性新闻:他们将合并两家公司,组成超级供应商金雅拓公司。D'Andrea在随后的六个月中目睹了一场价格战并估计它使SIM卡的平均价格下降了一半,相当于萨基姆奥伽部门至少三分之二的业务量。只是因为Safran的钱口袋较深,萨基姆奥伽才得以生存下来。该公司在欧洲裁减了近300名员工,包括在法国关闭的一间工厂,同时决意要在印度建立一家大型工厂。

    身为萨基姆奥伽首席运营官的D'Andrea说,“现在,我们能够在任何地方与对手展开竞争,我们又东山再起了,而金雅拓和其它一些公司正在进行重组。”

    尽管萨基姆奥伽没有领军行业的重组活动,但是这肯定不是一个孤立现象。其实,行业中的所有供应商都在大规模裁员。金雅拓的首席执行官Olivier Piou曾发誓说绝不关闭两家公司合并时拥有的21家工厂的任何一家,但现在正在关闭其中五家,另有至少三家个人化中心也要关闭。分别属于行业第二和第三大供应商的德国捷德公司和法国欧贝特卡系统公司也各自至少已经或正在关闭一家大型工厂。行业中的所有大供应商都在尽可能地将生产和研发工作转移到低成本国家,同时努力扩大市场范围,从卡片发展到其它安全Token、软件和服务上来。

    这一拟议中的新市场范围包括像保护电子商务的USB Token设备,到基于付费的下载服务,到NFC手机上管理支付和购票应用等等。而且它还包括可以存储NFC应用或保护移动电视服务的赢利状况更好的SIM卡以及身份卡或和微软Vista操作系统兼容的Token。尽管这一市场前景美好,但是它仍然只占头五大供应商收入的微小部分,而且还是在金雅拓试图将自己重塑为“数码安全”公司的情况下。

    相反,这种勒紧裤腰带的做法正是吸引投资商和其它行业观察人士大部分注意力的地方。它帮助供应商们扭转了智能卡业务赢利状况萎靡不振的局面。

    金雅拓的赢利困境

    金雅拓的净收入从2005年合并时的1亿3500万欧元(1亿6500万美元)猛跌至2006年的区区160万欧元后,它面临着提高利润的巨大压力。尽管该公司2007年头半年的赢利状况略有好转,但是显示其智能卡日常业务绩效好坏的重要晴雨表——运营利润却降至新低2%。

    不过,有迹象显示金雅拓已经遏制了大多数赢利问题的根源,即下滑的SIM卡价格。2007年头半年,该公司将这种下滑率减少了一半以上。其首席执行官Piou将这一成绩归功于2006年秋季在SIM卡销售经理当中实施的“价格约束”机制。这些经理人如果认为利润太低就不再降价并放弃合同。许多这样的合同都在中国和印度这些低端市场。

    这样做的结果是,2007年头半年SIM卡的平均价格只下跌了15%,而去年同期的下跌幅度是34%。这一成果,加上重组和合并后形成“优势互补”所节省的开支以及在研发地点上节省的开支,都促进了金雅拓于2007年上半年在其旗舰移动通讯业务上取得了较高的利润,投资者对此欢欣鼓舞。2007年9月份金雅拓公布上半年赢利业绩的当天,该公司的股价上涨了8%以上。在2006年大部分时候股价下跌的情况,金雅拓2007年的股价总的来讲上升了,SIM卡销售占了该公司总收入的一半以上。

    巴黎一位分析人士Francois Gobron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价格约束机制。如果没有它,你会有很大损失,就像2006年我们看到的那样。”

    虽然其它智能卡供应商都把2006年上半年爆发的价格战责任推到了金普斯和雅斯拓头上,但是它们也认为,金雅拓现在守住了SIM卡价格的防线。这对其它供应商也产生了影响,使2007年全行业的SIM卡价格有了比较“正常”的15%的下跌。捷德公司电信部门的总裁Klaus Vedder说,“人人都更加谨小慎微。他们(金雅拓的销售经理)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平起平坐了。”

    金雅拓的Piou否认价格战是由金普斯和雅斯拓引起的。他于2007年7月对金融分析人士说,由于执行比较严格的价格政策,该公司丧失了2%到3%的市场份额。他说,“我们遗憾的倒不是2%到3%的市场份额损失。我们只是想做个标记,表示我们不会再不惜任何代价开展业务了。”他说,金雅拓仍然拥有45%的SIM卡全球市场份额,而且欧洲和北美64K以上容量的“高端”业务市场没有任何失地。

    金雅拓是否能将市场份额的损失限制在3%之内,我们还要拭目以待。因为像欧贝特和萨基姆奥伽这样的竞争对手2007年的SIM卡出货量有很大增加,而金雅拓2007年上半年的销售量只上升了4%。

    另外,价格约束机制并没有扩展到银行和身份卡领域。人们认为金雅拓为争夺这些领域的市场一直在跃跃欲试。他们普遍认为,该供应商赢得了迄今为止最大一笔合同,也就是价值3500万美元的提供德国第二代医疗卡项目,原因是它的出价低于其它竞标者。消息灵通人士估计,这些卡片相对比较复杂,但每张卡的价格不超过1.60欧元(2.27美元)。预计2007年开始发行。 

    欧洲所有供应商包括金雅拓仍在追求中国、印度、东南亚、非洲和其它新兴市场的SIM卡数量业务,尽管利润空间较小。在越来越多这样的低价市场,它们要和中国急于出口的同行进行竞争。这些中国企业的成本基础都比较低。这些市场仍然为智能卡行业提供着数量增长的核心动力,使各个供应商的工厂机器维持运转,使它们能够以较大批次购买芯片并支付固定成本。某些供应商预计,2007年SIM卡的出货量将达到25亿张,超过了智能卡行业总额的70%,与去年相比增长了23%。

    这比2006年45%的出货量增长要小,因为欧洲SIM卡市场空前饱和,而且中国狂躁的发展步伐也逐渐减缓。但是那些新兴市场仍在发展,各供应商都不愿错失良机。然而这些SIM卡毕竟是商品,在有些国家,比如印度,价格低得如同粪土。2007年秋天,一张32K的卡片只有不到0.4美元,有人估计会接近0.3美元,这是印度三年前32K SIM卡最低价格的三分之一。

    如今,某些EMV银行卡也有迹象成为廉价商品。2007年的价格已经下跌了10%。为了能在商品化的卡片销售上赚到利润,尤其是低存储SIM卡,供应商只能依靠芯片价格的下降。但是很多人在问,芯片价格这种下降会和成卡价格的下降并行或超过成卡下降的时间吗? 

    捷德公司的Vedder先生说,“问题是,我们的供应商有朝一日会决定不再降价了,这就是低端市场的风险。”

    供应商们都在低成本国家建立生产中心,生产出来的SIM卡用于其它地区,乃至世界各地。例如,捷德和欧贝特就在中国、印度和拉美这些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建立或扩大SIM工厂。它们还需要在印度拥有生产中心以避免高额的关税。捷德在2006年底将德国的主要工厂移到了工资较低的东欧国家。它在斯洛伐克的新工厂生产SIM卡、银行卡和政府身份证卡。

    低成本转换

    在法国拥有两家大工厂的欧贝特将关闭其在卡恩的一家,并将那里的大部分SIM生产业务移到了印度等低成本国家,尤其是中国。它的一些欧洲移动电信客户要求生产高端SIM卡的业务仍然留在欧洲,所以欧贝特正将其一条SIM卡生产线移到法国另一家在Vitré的工厂,主要生产银行卡。

    和其它供应商相比,欧贝特可能更多地采取了低成本策略。仅在几年前,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 Pierre Barberis还在抨击竞争对手降价以夺取市场份额,并发誓要关闭大部分新兴市场的业务。然而欧贝特的市场份额直线下滑,甚至在2006年底离任前,夸下海口的Barberis就开始反悔,寻求低成本SIM卡业务。这一努力在他的继任者Philippe Geyres掌门期间有过之而无不及。欧贝特的SIM出货量在2007年上半年增加了47%,大部分增长都来自新兴市场,其中亚洲的销量增加了30%。Geyres将该公司在中国深圳的工厂规模扩大了一倍并且使其成为自己的主要生产中心。他还继续执行着Barberis制定的将更多生产业务外包给亚洲国家的计划,如泰国和印尼。

    2007年上半年,欧贝特的净收入有所增加,但是由于有900万美元的重组开销,整体水平仍然很低。不过,尽管2006年受到SIM卡降价和银行卡需求量下降等因素的影响,但是该公司仍期望能跻身于行业赢利状况最好的供应商之列。到2007年底,它可以从2006年实施的重组方案中节省1,600万到2,000万欧元的资金。从2008年开始,它还可以通过关闭在卡恩的工厂每年节省700万欧元的费用。最近,欧贝特的首席财务官Fran?鄄cois Riviére对分析人士说,“我们在工资福利方面的开销减少了,同时销售量又增加了50%以上。”

    萨基姆奥伽的D'andrea说,过去一年半以来,该公司一直派研发工程师在印度工作,设计用于全球的SIM卡产品。它在印度的大型工厂计划于近期开工,每年的产能将达到两亿张卡片,可满足亚洲和其它地区的需求量。

    在法国也有两家SIM卡生产工厂的金雅拓将关闭其在Geménos的那一家。有消息说,那里的大部分生产业务将搬到该公司在波兰的工厂。该公司2007年接近年底时经受了奥尔良市工厂工人的罢工,原因是它将在2008年底关闭这家工厂并裁减360名员工。金雅拓计划将银行卡和身份证卡的生产业务搬到法国其它地方以及西班牙和芬兰。

    除了关闭五家工厂和强制裁员之外,金雅拓还将金普斯和雅斯拓的一些具有重复性职责的前高管人员挤走。自合并以来,至少有500位金雅拓员工已经“自愿”离开该公司,另外有许多人对自己的饭碗忧心忡忡。总体上讲,该公司已经挤出了金普斯前银行部门的高管和雅斯拓电信部门的高管。现在,工会领导人预计Piou和他的多位高管将把目光盯在公司1300名研发人员身上,准备向这些人下手,尽管Piou曾发誓要保留目前收入的6%作为研发费用。

    一位工会领导人Marie-Francoise Thomas说,“关闭工厂之后,就会有研发问题。”工会聘请的专家认为,Piou在2009年将运营利润提高到10%以上的承诺是不可能兑现的。

    是否仍继续整合?

    不过,由于2006年关闭工厂和裁员节省了5000多万欧元,此外合并后的业务“互补性”又可以在2009年节省8500万欧元,加上价格约束政策,越来越多的金融分析人士开始相信金雅拓会达到这一目标。如果该公司能实现其数码安全方面的承诺,它的赢利状况会更好。Piou已经表示,金雅拓将继续购并以巩固自己在这一具有很大潜力市场的地位。在这一过程中,它很有可能摔掉其苦苦挣扎的POS终端部门。

    如果金雅拓继续这种重振旗鼓的势头,那么人们无疑会有新的猜测,就是行业三巨头是否有可能整合起来。所有供应商同金雅拓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但是都认为自己有能力同金雅拓抗衡。

    2007年初,捷德公司就提出它对私有化的德国联邦印刷公司Bundesdruckerei感兴趣,尽管他承认该公司没有正式要出售。Bundesdruckerei于2006年在钞票、护照、身份证卡、印章和其它安全文件等销售业务上的收入是2亿7200万欧元。同样拥有印钞业务的捷德公司想用Bun?鄄desdruckerei来增强其2006年处于困境的政府解决方案部门。

    但是捷德只有能预计到德国政府会推出电子护照和基于芯片的国家身份证卡项目时才会购并Bundesdruckerei。该公司卡片和服务部门的总裁Michael Kuem?鄄merle说,“购并会是个补充;我们会把国际业务引进本土。”

    当然,有关捷德、欧贝特和萨基姆奥伽三家公司有可能合并的传言仍在传播着,但又缺乏根据。有关萨基姆奥伽的命运猜测在2007年7月达到了高潮。当时,该公司的母公司Safran宣布其萨基姆 Sécurité部门正打算将其POS终端部门出售给法国的Ingenico。那么这一计划是否包括萨基姆奥伽呢?

    D'Andrea说,Safran仍将致力于智能卡行业。目前,精简其生产和研发队伍,会改善萨基姆奥伽的运营状态。然后,从总体趋势来说,行业整合是在所难免的。

 已有0条评论 我要评论 联系编辑
分享到:网易新浪腾讯人人开心网豆瓣MSN


最新评论(加载最新评论):


上一篇:JCB与Cassis合作推出OTA移动支付试点项目

下一篇:H3C一体化移动网接入方案及成功案例


相关新闻:


关键字搜索:


技术文章:智能卡行业[0篇]  整合[0篇]  智能卡[56篇]  

成功应用:智能卡行业[0篇]  整合[0篇]  智能卡[5篇]  

解决方案:智能卡行业[0篇]  整合[0篇]  智能卡[19篇]  


图片新闻:

热点专题